当前位置:首页 > 虞英华 > 正文

YY学车被爆“跑路”:有教练1个人带160名学员,还有人借转学籍骗钱

摘要: 号称“学车界滴滴”的YY学车,因资金链紧张已暂停运营。7月8日,YY学车传出疑似倒闭,众多学员前往公司现场要求退还欠款,但公...

  号称“学车界滴滴”的YY学车,因资金链紧张已暂停运营。7月8日,YY学车传出疑似倒闭,众多学员前往公司现场要求退还欠款,但公司已人去楼空。

  部分昔日红火的YY学车训练场,如今已荒草丛生。YY学车天河客运站训练场2020年9月10日开张,但在2021年7月31日前停止营业,营业不足一年。时代周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墙上写着大大的“拆”字。YY学车是一家以线下自营实体驾校为支撑的专业互联网驾校。官方微信公号显示,YY学车公司主体为广州悦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。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联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、创始人郑广埠,截至发稿未获回复。

YY学车被爆“跑路”:有教练1个人带160名学员,还有人借转学籍骗钱

 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该公司2013年6月9日成立,YY学车曾发文自称有50余个自营训练场,500多个金牌教练,覆盖广州、佛山12个大区,可报班种类包括无忧全包班、平日全包班(周一到周五练车)、周年庆班、肇庆班(约考快)等,价格从3500元到7000元不等。

  YY学车被传“跑路”第三天,郑广埠发布《致YY学车同事们的一封信》,将公司资金链断裂归咎于疫情。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,去年YY学车内部问题已经暴露。一名在YY学车任职多年的教练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2021年,YY学车就开始有大量教练离职。

  他介绍,YY学车与驾校、教练之间有多种合作模式。在一些合作模式中,YY学车只负责招生引流,并不实际负责合作驾校及教练的培训管理,也未与教练签署合同。YY学车内部管理混乱,对合作方缺乏约束,实际服务与宣传不符等问题不断暴露。

  驾校“人去楼空”,骗子乘虚而入

  7月8日,网友爆料YY学车总部办公室已“人去楼空”。但在一些平台上,YY学车的广告仍存在,相关课程仍可购买。

  此后,黑猫投诉【投诉入口】平台上YY学车投诉量暴增,投诉内容大多为学员要求YY学车退还考试费用。一名YY学车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她被拖欠8000多元工资和报销款。YY学车“跑路”前一天,她还在公司正常工作。

  7月10日,郑广埠发布《致YY学车同事们的一封信》,提到“2020年初起公司业绩同比开始下滑”,“今年的3、4月份,我们的收入不再是缓和下滑,而是断崖式下滑”。郑广埠还称,为挽回局面,曾通过抵押房子、车子、签署担保责任获得现金。公司将从即日起正式遣散员工,但并未提及如何处理学员的欠款问题。

  7月13日,郑广埠通过YY学车微信公众号发布《致歉信》,称将尽快发布后续继续培训或退费方案,开始全面确认所有学员受损情况。

  同日,有学员收到12345热线的回复,表示YY学车于7月9日已申请停止经营,相关部门已要求该驾校尽快制定学员后续分流、培训处置方案。

  7月15日,郑广埠通过YY学车公号发布学员后续处置方案,退费及继续学车的学员均需先垫付费用,由YY学车公司开具欠条。

  YY学车暂停运营风波发生后,乱象仍在持续发生。YY学车的教练王均向时代周报记者,有部分教练趁学员着急学车,以帮助转学籍档案为由,索取200元-500元不等费用,“实际上,转档案不需要任何费用。”

YY学车被爆“跑路”:有教练1个人带160名学员,还有人借转学籍骗钱

  互联网成外衣,本质仍是招生引流

  2021年以前,开办驾驶学校需要到交通主管部门办理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。2021年通过的《道路交通安全法〉等八部法律的决定》(下称《决定》)规定,开办驾驶学培训学校不再进行行政许可,到相关部门备案即可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,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广州悦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,但直至2019年9 月30日才获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。

  北京策略律师事务所律师韩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驾校属特种许可行业,2021年之前必须先办理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,2021年之后必须到有关部门进行备案才能运营,无证或无备案运营涉嫌违反《道路运输条例》,也涉嫌虚假宣传,有关部门有权进行查处。

  YY学车虽有自营驾校,但大多仍是与其他驾校合作。王均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,YY学车与驾校、教练之间存在YY、YA、YB三种合作模式。

  YY模式下, YY学车旗下控股多家驾驶培训公司,通过租赁形式开办训练场。教练属于YY学车直聘员工,按“底薪+提成”方式获得报酬。天眼查显示,YY学车控股的驾培公司有佛山悦悦机动车驾驶培训有限公司、深圳悦悦汽车驾驶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等6家。

  YA模式是指其他驾校与YY学车合作,YY学车负责宣传引流、提供学员,驾校负责提供场地与教练。YB模式是指教练个人与YY学车合作,教练个人负责承担场地费、油费等,YY学车负责提供学员。

  所有与YY学车合作的驾校训练场,全部带有YY学车的logo。在实际运营过程中,学员无法判断教练与YY学车属于哪类合作模式,YY学车公司也无法保证教练人员的稳定性。

  有教练向记者介绍,YA模式和YB模式下,驾校或教练可自行招生;YY学车负责招生引流,并不实际负责合作驾校及教练的培训管理;许多教练并不与YY驾校签订合约。

  王均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他几个月之前转为YB模式,自己租了一个场地,培训YY学车分配的学员,YY驾校按照考试通过的学员数量给王均结算费用。

  从YY模式的教练,再到YA模式、YB模式的教练,王均全部尝试过。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YY学车公司2019年左右还是以YY模式为主,到2021年上半年以YA模式为主,到2021年下半年YB模式数量大增。

  随着YY模式自有教练流失,场地关停,学员更多被分配到YA模式与YB模式的驾校下。王均称之前一个教练最多能带80个学员,但自从大量教练离开之后,他最多同时带160多个学员。

 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,有学员反馈,“交钱前服务态度超好,交钱后几乎无服务。宣传与实际不符,公众号所宣传的班车接送、教务长一对一服务,实际上并没有。”

  互联网驾校频频倒闭

  互联网驾校倒闭的案例不在少数。

  2018年9月,凸凸学车发布公告,因为经营不善,多方融资失败等原因导致资金链断裂,宣布平台停止运营。2019年10月,OK学车倒闭。

  影响范围最大、波及最广的案例是猪兼强。2021年9月,以“互联网+驾校”模式闻名的猪兼强宣告破产。2014年,猪兼强进入驾培市场,号称以互联网思维改造传统驾考行业,推动学车行业的创新与进步。

  猪兼强开启强势营销,“学车就找猪兼强”的广告遍布各地。有媒体报道,2014年至2019年,猪兼强5年内累计融资2.4亿元,但广告投入就多达4亿元。

  此外,猪兼强以低价策略吸引学员。一名业内人士曾指出,一名驾校学员培训成本约为5000元,猪兼强以低价为噱头,3000多元学费难以覆盖培训成本。低价招收学员,多招一人就多亏一份钱。

  猪兼强把大量资金用于营销和补贴,导致现金流吃紧,后续融资无法跟进,“烧钱”模式便难以继续,最终导致破产。

  广州市驾培行业协会秘书长黄嘉辉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,部分互联网驾校采取“自营+合作”模式,本质却仍是中介平台,主要业务是招生引流。这些披着“互联网驾校”外衣的中介平台游离于交通部主管部门监管之外,招生不受限制。

  预收费是驾培行业最大痛点,“一旦交了钱,学员在后续学车过程中一旦有任何问题,都很难将钱拿回来。”黄嘉辉表示,相关部门正在采取措施改变行业现状,开始试行第三方存管服务,在消费者和驾校之外设立资金存管方,消费者将学费预存在第三方平台。该平台根据消费者学习进度将资金交给驾校,学一阶段交一阶段学费。消费者在报考驾校时,也可以选择分期付款,避免后续出现问题,损失金额过大。

  (文中王均为化名)

发表评论